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January 26, 2019

我没看Lady Gaga的电影,但我刚才看了她首次登台演唱的电影片段。

看得我泪流满面。

我也想成功。

我也想像那样的成功。

September 27, 2018

前几周去爬山,我真爱爬山。

华盛顿州的山长得很美,常年松柏青翠,溪水瀑布环绕。春天有残留的积雪,夏天有迟开的野花。晴天有晴天的明艳,雨天有雨天的柔和。

我特地穿了红衣服戴了红帽子,搞艺术工作的,不能不重视人物和环境的色相对比。

到山顶的时候温度接近0,风声啸啸,人在云里,这山以俯瞰全华盛顿知名,此刻却是伸手不能见五指的浓雾。我和小t和两个好友坐在山顶小屋里,边发抖边吃PBJ、水果、零食。半小时的功夫里又有其他三五拨人和狗的到来,素不相识的登山者们并不交谈,却知道彼此从哪来的、在做什么、要到哪去,很有种大家在一条船上的默契感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...

June 29, 2018

 最近在练vehicle design。我对军事真的没什么兴趣,但是如今真画多了吧,好像培养出了点兴趣,没事会在知乎翻点军事军品类的文章图片看看。。

June 22, 2018

很想去一个地方,但又不想去,是什么体验?

前些天看了一集Anthony Bourdain的Parts Unknown,讲的上海。

开场拍的寿宁路小龙虾,我想我去过那里,大概四五次。有家店是当时的最爱,料足味浓,比小龙虾还好吃的是一起煮的青椒,又甜又辣。

然后还看到云南南路小吃,陆家嘴高层酒吧,外滩数字饭店,弄堂夜排档。这些我都知道,我就是吃着弄堂小摊长大的,辣肉面,小馄饨,重油炒面。

看的当时也没太多情绪,看完了却一直惦记着,惦记着。

这些年我脑中总是时不时浮现出在上海的片段,大多数都毫无意义:比如有天想起宁国路平凉路的交叉路口,马路对面是开...

May 29, 2018

我每天记录自己吃了啥,做了啥,精确到大卡,精确到分钟。

一周一次瑜伽,两三次综合体能训练,一两次力量训练。

每周一磅的速度减脂,尽量保留肌肉,效果还不错。

画画,进步很大。我觉得我会是个很好的concept artist。

情绪还是不高。

西雅图的夏天很美,但是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。

最近都睡不好,浪费很多时间在慢慢入睡上。

关于我成长在中国的故事,画得不错,已经有近110张画。我打算办个展。

爸妈身体还好,但是我离他们那么远。

这经常让我辗转反侧。

牙矫正得还算顺利,钢丝越来越粗。

最近喜欢一个歌手叫Stromae,好像他都过气了我才知道他。

最近看The...

 最近在做些美术基础的练习。自学的人就是多走弯路,这些练习美院生第一年就在做的,我却要在如今回头去练。

如果重新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,回到高考的那年,我会选择考美院吗?

那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我的心里一直有星辰大海。外语也好,美术也好,都是做事的工具。我并不想成为一个画画的,我想用多文化经历、多语言能力和美术来做一些事情。

暴躁是真的暴躁,越来越暴躁。一点点的小事小麻烦,我也会躁得受不了。人真的是要生活各方面舒适满足了,才能去谈修身养性、慷慨慈爱。

会住在西雅图这件事,纯属偶然。因为我压根没有挑选,只是当初遇到了小t,就到了小t所在的地方。

每年10月到4月,西雅图都是阴雨连绵,偶尔一个晴天,街头上所有人都会一派的喜气洋洋。等熬过这半年,就终于能收获一个美不胜收的城市:少雨,凉爽,日照长,植物多种多样,到处生机勃勃。

今天去做地球日的志愿者:在华盛顿植物园拔草半天。拔草本身意义不大,常青藤的根又深又粗,靠我们的双手大多数都无法连根拔起,今天拔明天长。

劳动完了逛了圈公园,天气晴朗,樱花、杜鹃、山茶、玉兰开得漫山遍野,还有说不上名的小野花大片大片落在草地上。常青树高耸入云,被矮树围着显...

April 12, 2018

最近看老剧,黑道家族。

Tony S是黑帮老大,有一个老婆两个孩子,中年危机,得了抑郁症,定期看心理医生。有次被帮派对手刺杀,差点死了。他对心理医生说:之前我说我不想活了,但是这次事件里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要活下去,我不想死。

我有次很痛苦,想着如果活着就是这么痛,我不想活。但是当时突然左耳内不明原因地疼起来,吓得我魂飞魄散——两年前我们有个朋友突然耳朵疼,当晚就去世了,急性脑膜炎。我害怕极了。

正如Tony S所说的,一模一样,我不想死。

我很害怕会得抑郁症,我见过重度抑郁的人。

不过好在我的生活里还是每天都有快乐的时间,和朋友聚会总是很...

April 10, 2018

自从把网站改版成更符合portfolio用途后,我就失去了这个写写的地方。

其实并非不能写:notepad上、word里、纸上,有哪里不能写点字的呢?但是它们与这个网站不同。哪怕我明知道没有人会看这里,却还是觉得在这里写东西就像是在与人说话。

我实在太孤独了。

我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不是上海人,不是大陆人,不是美国人,不是像我华人朋友那样的一代移民,更不是chinatown居民那样的老移民。

头一两年来美国的时候,情况比现在简单得多:我是在美国生活的来自中国大陆的上海人。这几年下来,我发现自己变得不再属于任何地方。

只身一人,从一个...

March 13, 2018

时常感到很孤独。

父母离得那么远,又那么老了。

朋友圈已经很少发也很少看,在上海的老友们的生活和我不再相关。

国内的新闻只有从NGA和知乎会看到些。

这几年在性别和种族平等方面学习了解了很多。以前不大懂的时候和美国社会有隔阂,现在一知半解了,和中国美国社会都有了隔阂。

朋友们一旦有了孩子立刻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似的。

橄榄球休赛期。我本地华人朋友都是海鹰粉丝群认识的,休赛期冷清不少。

我没有工作,也就没有通勤,没有同事。

我一心扑在筹备portfolio上,焦虑无比,没有心思去社交。

也没有钱去社交。

很多日子我从早到晚也不会说一句话。

训练力量举的时...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January 26, 2019

September 27, 2018

June 22, 2018

May 29,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