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一年之际


2019年八月的时候我每天都极度焦虑,几年了也没找到工作,画技一直在提升却好像永远都不够入行的门槛。

吃喝住行以外,每个月读艺术培训班要300刀,租了个co-working办公室340刀,最便宜的医疗保险240刀,整牙200刀。小T并不高的工资基本都投资在了我身上,我每天都在想“万一我就是没法找到工作呢?”李安在家蹲了六年成了大导演,眼看我已经蹲到第五年了,我又会成为什么呢?

巨大的压力让我每晚深夜都心脏痛,难呼吸,心猛跳,总心想该不会睡着了就死了吧。

当时身体也有其他变化,比如变得极不耐饿,一旦饿了整个人就非常地不适和暴躁,不得不在身边常备一些谷物棒。我整个人被压力拉扯得很薄很薄,成了随时会炸的气球。


八月中培训班的校长很随意地发了条消息,大致说“微软的混合现实团队在招概念设计师,我推荐了你”。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混合现实团队是干啥的,只知道我要工作我要工作我要工作,于是感谢了校长,但是并没有抱什么希望。

这类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,绝大多数都再没音信。

后来九月三号周一早上,打开gmail,看到一封microsoft来的邮件。我立刻激动地告诉了小T.





两天后进行了chat, 一周后去微软办公室面试,又过了两天收到了offer,背景调查走了三周,然后我就入职了:一年前的今天,10月14号。

入大公司后我如鱼得水,几个月前升职加薪还拿了最高比例的奖金和股票。和码农同等的高收入,把经济压力完全从我和小T的肩头卸下。微软的大牌和混合现实科技的未来预期,把职业发展压力也卸下了大半。

手里握着行业里大多同僚都没有的golden ticket,我既得意又恐慌。

得意的日子里,我觉得自己很会把握机会,很适应大公司的环境,努力上进又聪明,还给公司带来了多元的文化。

恐慌的日子里,我就想:由奢入俭难,万一发生裁员,我还找得到工作吗?要怎么去过回穷日子?诸多3A游戏公司的资深概念设计师工作比我累、收入比我低,我才不配位,纯属走了狗屎运,中了头奖,获得了这世界上一个入门级概念设计师可以获得的最好的工作。

这两种情绪时时交织在一起,我有时像大公鸡,有时像条狗。

我既不想因为运气好获得的高收入忘了自己姓啥,也不想因为凭空的猜测打击自己的信心。

我还在继续上培训班,继续努力做作业,进步是有的,但总好像还是赶不上这个行业水涨船高的要求。如果有一天我能确信自己赶上了行业,大概能感觉好很多吧。

这一年继续努力,明年二周年的时候,看看情况如何。



Tag
Featured Posts

© 2020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