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2016夏季海滩野营

August 27, 2016

最近总有一种愉快的感觉洋溢在我胸口,呼之欲出,让我想微笑,想大笑,想对人友善。

这个感觉,正像我此刻在听的歌:A Sunday Smile- Beirut

 

这很明显和我每天去健身房做很艰苦的训练有关,因为一旦两三天不去,我的情绪就会低落到原有水平,忧愁、暴躁、愤怒、孤独。我已经分不清楚去训练是因为“我想去”,还是因为“我需要去”。

 

更年轻些的时候以为快乐忧愁皆是心生,现在发现更多是由脑内这个物质那个物质来控制,所谓自由意志的力量,真的不是那么强大。

 

前几天去了太平洋边的野滩camping,我一个人,和T的朋友们。

野营第二天的早上我醒得特别早,披上羽绒外套出去散步。太平洋侧西北角这个区域的海岸好像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夏天,即使白天太阳暴晒下非常热,早晚却仍是冷飕飕的。

 

潮水退得很远,露出了大片灰白色的细沙滩。我的左侧是五六米宽的海滩和森林,我的右侧是太平洋和黑色的海中岩柱。晨雾深重,稍远处的山林和礁石小岛都影影绰绰。海滩与人世间隔着大片的森林,所以整片地区都没有其他人踪,一旦离开帐篷和营地稍远,就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。

 

我走在陆地与海交接的中间处,浪上来的时候会刚刚没过脚面。水非常冷,冷得有些受不了,时间久了脚都冻麻了,但我很却不舍得走出浪的范围,一心觉得这种冰凉透彻的冷意正是世上最难得的东西。

 

这时候想起网上如同笑料一般的那句“洗涤灵魂”,我其实觉得这是有些道理的。人在一个陌生的远离现实烟火的环境里,自然而然能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,获得一些身在此山外的感悟。尤其海洋放眼望去如此广阔无边,浪潮起落显示出无尽力量,更让人觉得自己与自己的一切都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哪怕其实第二天就会回到人的社会中去、投身进那些渺小的喜怒哀乐,起码这一刻的体会能为生活打开一个小小的新的窗口,引入一些不同的光线和空气。

 

当时我很想写作。想用中文写,想用英文写。我从小擅长语言,看的书多,会说也会写。自从到了美国,就失去了这个自己很引以为豪的东西。他们说我英文非常流利,我却无法真正用它表达自己,写作也犹如小学生。然而在海滩上的一刻,我突然觉得那些都无所谓,小学生难道就不能写文写诗?

 

待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