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积灰

November 28, 2016

近来生活多艰辛,我时常会回到我的书房,翻看旧书。看旧书的时候,外间的世界就会突然远离而去,我沉浸在书里,短暂的避世让我安心。

我有一本书,很久都不曾去碰它了。它不厚也不薄,只是众多书里的一本,却又多少有点不一样。经过这么些年,书上积了厚厚的灰尘。

 

书里有一篇讲的是猫。

我有过很多猫,最后的两只,一只叫太郎,一只叫小白,都是从别人家领养来的。太郎是姑娘,小白是汉子。其实本来给小白起的名字叫“花子”,但是架不住它长得白,所有的白猫最后都叫小白。

太郎是我见过的胆子最小的猫,一有人来它就藏得不见影踪,小白就比较大胆也比较呆。到了冬天我常搂着这两只一起塞进被窝,但它们从不让我如愿,一般三分钟内就会挣扎着逃走。时间久了,我有点记不起它们平时和我的相处,会不会睡在我的膝上,会不会路过我的笔记本。但是我记得太郎有张圆脸,小白有张尖脸。

 

宠物是人的责任,要顾它吃喝,要保它健康,出远门要找人照看它,搬家时要费大力气带着走,若干年后还要面临生离死别。我对太郎和小白照顾得很尽心,但是最后却把它们轻易撇下,有时想起会觉得遗憾和对不起。

曾经我以为我的人生梦想是和爱的人一起养猫,但是现在我并没有猫,可见的未来里也不打算养。我自己也说不上为啥,就是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兴趣了,还不如去逗逗朋友家的猫,又好玩又没有责任。我自己的猫,停留在太郎和小白那里,也就挺好的了。

 

书里还有一件t恤,它不仅在书里,也在我的抽屉里。t恤是鲜亮的荧光黄绿,正面印着有东方明珠的skyline。当时的上海塔还不存在,环球金融中心刚造好不多久,世博会刚开过。

 

那会儿我常去舒适堡跑5000米,一方面是受到村上春树跑步书的激励,一方面是着了魔地想要减肥,对跑步怀着极大的热情,报名Nike Run的时候以为那会是我的马拉松征途的第一步。结果Nike Run从未发生过,我也永远不会去跑马拉松。前阵子天气还暖的时候跑到过Lake Washington旁,也就一万米,膝盖实在吃不消。

无论如何那件T恤我是收着了,它剪裁简单轻薄,很显我的苗条。如今冲着上面印着的上海,我又多一个理由把它好好保存。

 

只是简单翻了猫和t恤,积灰已经飞得一天世界,糊了我满脸,让我狼狈不堪。

见过很多人怀恋青春年少的岁月,都说着想要做回过去的自己,但我从来不曾这样想过。

尘封的书里的自己,那么无知和柔弱,眼界那么小,经历那么薄,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不知道前路在何方。明明年纪上已经不是小孩子,却仍然是只丑陋的小鸭蹒跚学步。我爱她,她是未打磨的玉,可我不忍心看她,我也不想变回她。

 

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这本书拿起了就很难放下。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