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昨天去了女权游行

January 22, 2017

这件事值得一书,因为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政治主题的游行。

 

小t周四和我说西雅图会有一场Women's March,女权游行,当然也是和新总统就职直接联系的。他说如果我去他就也去。

但我没打算要去,因为工作很多,我心想: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就是在为世界做贡献了。

于是周六早上我穿着睡裤背着电脑和小t一道去家门口的咖啡店工作,等工作完出来,看到游行队伍正好经过路口。

于是想着顺便看一眼吧,就看一眼,结果一走进人群就出不来了。不是拥挤得出不来,而是被气氛所感染,觉得我作为一个女权者怎么能不支持这场游行?

我俩于是穿着睡裤便鞋,就这么跟着游行了一段。人多速度慢,花了一个小时只走了三个路口的距离。

就目测大约四成以上是男性,很令人振奋。我可以想象有些不理解女权的男性会说:女权游行管我屁事。

 

由于各种原因,在国内“女权”两个字简直是污名,哪怕在西方也有不少人不喜欢这个词语。很多人会说“我固然支持男女平等,但我不是女权主义者”这类话以期减少激进感、减少与他人的冲突。

曾经有那么一刻我也畏缩过,觉得一旦自称女权,就会被很多人不喜欢。然而我很快就想通了:削弱男性权利、赋予女性权力、增加女性义务这件事,是没有漂亮柔和的做法的,是永远不会被人欢欢喜喜地接受的。

无论听者对我会是什么反应,我都将坦然地说:我支持女权活动,我是女权主义者。

 

国内的女权状况与美国还是有很大差距,但是我亲眼可见很多事情正在改变。

在我常去的男性为主的论坛,几年前一个男人说“女人怎么都xxx”,会获得一批附和。而如今会有很多人说:“你这是以偏概全/此事与性别无关”。

几年前韩寒刚出独唱团杂志时,序言里的女性歧视言论激怒了我。但是当时社会对此毫无反响,所有人都对他一片赞美,自动忽略了歧视部分。而今天当韩寒出了歧视女性的新歌,激起一片讨伐声浪。

曾经我看不起那些喜爱郭敬明的青少年,他们读幻城的时候我在读零下一度。当时我用芥川龙之介的一句话描述郭敬明的作品,大致是:读一个品性不佳的作者的作品,就仿佛身处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,从中你看不到风景。

如今这句话一样可以送给韩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