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认识她们已有11年

February 19, 2017

 照片里的是我的老朋友,我叫她老猥琐。

拍照的也是我的老朋友,我叫她马儿。

她俩不肯和我正经拍照,各种打打闹闹。不过没有关系,见了一面不知道下一面的才更需要留影纪念,我和她们认识11年了,我们以后还会做很久很久的朋友。

 

我认识她们的时候好象是大二或者大三的年纪,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昆仑乱涂区,在那开始画画。老猥琐当年和我是CP,我在乱涂区的形象是个戴白兜帽穿黑色紧身裤的小孩儿,老猥琐的形象是个黑发的美少年。那时候马儿已经是工作的人了,在我当时看来更像个“大人”,很酷,画得很好,我很崇拜,但又有点不敢接近。

 

当时还有xx还有月月,还有便便还有馒头,还有CSI。

我是个喜欢见网友的人,网上玩得好的就会想出来见见。

我和马儿第一次见面是在xx家里,她那时候漆黑的长卷发,红唇,大冬天穿着热裤和靴子,露出白白的大腿。她进屋的时候我正在洗菜,有点紧张得不太敢转身看她,但是后来发现她那么友善又有趣。

我不记得老猥琐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,昨天三人一起想了好一会儿,也想不清楚。但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是短发,穿着黑乎乎的一身就像现在,和我差不多高,和我同年级却小了两岁,读很好的学校的建筑系,我当时觉得能和她做网上的好友真是幸运。

 

我与她们见面也不是很多,这十一年里也就见过五六七次大概,但是很神奇的,有些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能保持下来,有些人之间热切上一阵就会冷了。

和她们见面时大概有一半是正经聊天,另一半就是女朋友们之间的嘻嘻哈哈。这后者正是我在西雅图常常想念的东西。在美国交到的朋友,很多都能进行很有质量的谈话,但是却始终无法做到足够的放松和自如。我们三人坐一起闲扯,我笑得好几次趴桌上,没有顾忌,不用思考用语,就是纯粹的开心。

我感激她们存在于我的生活里。

 

去看了下当年的昆仑,已经没有了。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