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我不想忘记中文

October 30, 2017

据说母语不会被轻易遗忘,它只会被埋藏起来,一旦获得了母语环境就能立刻快速恢复到原有水平。

我并没有母语环境,我现在用中文写作时常觉得纠结痛苦,大量的句子想不起来怎么说,满脑子的英语句式。我基本就是在把英文翻译成中文。

I‘m literally translating English into Chinese. This is what I was thinking when I typed down "我基本就是在把英文翻译成中文。"

 

我打算在已经很忙碌的生活里增加写作时间,哪怕写出来的东西很生硬很不符合中文语感,我也想试试用这个方法来挽留自己的语言和写作水平。

 

上周末过得非常非常累。

周四白天工作了一整天,深夜我们乘红眼航班飞纽约,次日清晨租车开去新泽西,当天下午参加朋友的婚礼直到深夜,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清晨开车回机场还车。然后打车去曼哈顿见朋友,周六下午坐上了返回西雅图的飞机。全程40小时,几乎是马不停蹄,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。位于乡下的纽瓦克机场和租车服务落后又模糊,增加了不少麻烦。

周日一早上开始又要洗衣买菜,做完了家务我趴在床上基本起不来。

 

纽约已经去过很多次,每一次的体验都非常好。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和法拉盛都各有风格,当然我的最爱还是曼哈顿。我亲爱的朋友K住在Chelsea区,她家到地铁两个路口,到火车站10个路口,给我们的旅途提供了很多方便。我朋友很少,K是我难得的好朋友。我们俩分别住在东西海岸,平时并不怎么联系。但是每次当我到纽约,我们总会见面,谈谈过去的这一年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用个比较土气但贴切的词汇来形容,就是我们的谈话每次都迸发着智慧的火花。我和她可以谈感情生活各种八卦,也可以谈人生谈三观谈社会谈政治谈文化差异。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谈话如此的和谐又有启发性,这种一年一次的约会根本不会发生。

 

Chelsea区域是我2013年底第一次到纽约时住的地方,当时呆了近三周。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完全是个文化上的外人,穿着毛衣去泡SOHO区的酒吧,到了chelsea market觉得这也好那也好,在时代广场的好时巧克力店买了40刀的巧克力,给K的亲戚们带了珍珠奶茶但是他们表示喝不来。如今4年过去了,当年的我还是个游客,现在的我已经是半个本土人,给人带礼物会带红酒甜甜圈,而不是珍珠奶茶和月饼。这个变化不是一个好和坏的变化,中国游客的身份当然不劣于“美国人”的身份,但却是一个很值得我自己感慨感叹的变化。

 

2017/10/3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