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年尾

December 20, 2017

今年从7月1日起就为了一件事情心理压力就非常大,最严重的时候整夜整夜的睡不着。

以前知道自己容易焦虑,但没想到居然能到这个程度。总觉得如果不控制一下纾解一下,大概要绷断那根弦。

读了篇文章说我这种焦虑来自于对控制的强烈渴望。一旦事情不100%在控制内,我就会压力陡增。

这次办的事情很重大,我却只有很小的控制,难怪要把我逼出神经病来。

 

11月底总算带了小t回家看爸妈,他上次去中国都是14年中的事儿了。

去了上海、乌镇、苏州,短短一周,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。我基本上要全程照顾这三人,把我累得够呛。

爸妈很好,就是更老了。我决定明年夏天带他们到美国旅游,事不宜迟。

小t很好,开始学拼音了,目前学到j q x。

上海很好,有很多世界顶级演出展览,这些是我在小小的西雅图看不到的。这次全家住在陕西南路IAPM隔壁,出门就是繁华市中心,街上行人都穿得高档时髦。汽车开始礼让行人了,插队什么的也变少了。

 在乌镇的照片。

乌镇也不错,比我预期的好太多。论规范中国无出其右,但是又有点过度规矩少了乐趣的感觉。

我妈在照片里很不高兴的样子,其实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对着镜头笑。后来应她要求反复拍了十来张,都是这么个模样。 

我以后打算一年至少回国一次,小t则是至少两年一次。

 

我更新《BORN IN CHINA》系列有一阵子了。

我常常和小t说起我小时候的事情,第一次用洗发水,第一次用煤气炉,没厕所的时候怎么办,没浴室的时候怎么办。

我对自己的家境从来是自卑的,同学们都用上冲水马桶的时候,我还在用痰盂罐。家里的墙破破烂烂,家里的东西修修补补。

我记得那时候带我的小男友回家见我父母,我们下了公交车,走进一片新建成的中高档住宅小区。他说:哦你家原来是这样的啊。我当时没敢说话,特别特别的担心紧张害怕。然后我带他从高档小区的后门出去了,就到了我家那片贫民区。他没说什么,而我都不敢看他,只能故作镇定。

 

还住在里面的时候从没给家里拍过照片,因为真是感觉见不得人。没想到如今这一天我会想把它画下来给别人看。

 

事情一点也没变,是我变了。我当年觉得家那么破烂,所以我那么土丑,赶紧藏起来不让人知道。现在虽然家那么破烂,但是我出落得这么好,于是居然就不在意了。

 

马上要生日了。到时候再写一篇新年吧。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