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9 by Tiantian Ding, all rights reserved

过完生日过完新年

January 2, 2018

 

 照片摄于新年夜,我真是可爱极了。

头带和毛衣是来自卷毛子的生日礼物,我非常喜欢。

时尚品味这件事,我自觉大概在3-4分,大众人群约在2分,而卷毛子有8.5分。有他在很多事都省心,经他批准的服饰少有买来不穿闲置的。

 

圣诞和新年夜都过得不容易。

圣诞时公婆小叔子首次来西雅图找我们过节,平安夜大雪,航班各种延误,人人筋疲力尽。人累了就容易出幺蛾子,他们呆了几天回去东岸了,我们才算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

过了个生日,转眼又到了新年夜。

我穿着这一身新奇可爱的衣服去party,刚到party,卷毛子拿出一瓶大麻苹果味汽水。我抽大麻没五十次也有三十次了,从来没有什么感觉,于是这次也没当回事,和卷毛子干杯一人半瓶。

然后我就和朋友在那闲聊,聊着聊着我突然不记得自己在干什么。拉回思路又聊几句,发现英文说不利索了,天旋地转的。我就和她说不好意思我大麻磕high了我要镇定一下。

于是我去找了卷毛子,他陪我坐在那,其间有人冲我们拍照,拍的就是上头这张。我其实意识完全模糊,斜靠在扶手上是因为我坐不正。

又撑了会儿,实在不行,打车回家,当时10点半。

我回家后又哭又笑,走路不稳,浑身颤抖,然而和醉酒不同的是我内心是时不时清醒的。当时很害怕,觉得心跳特别快,身体发热,好像头痛又好像不痛。万一死了怎么办,万一傻了怎么办,满脑子都是万一。

我叫卷毛子千万别睡着,我就怕没人看着我会就那么死掉。

他说他不会睡,但是据我记得他还是睡着了,后来我也睡着了,那时候过了1点多。

我以后肯定不会去碰陌生药物了,这一遭把我给吓得不轻。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Tag

November 27, 2017

November 26, 2017

November 17, 2017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